热烈庆祝“四川省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系统”正式启动!
账号:
密码:
首页 > 行业资讯
食品安全:对谁“零容忍”?
时间2012-6-28 13:30:00 来源:《财经文摘》 浏览次数:3330
 
 
编者按:毒食品甚至毒药品惊人泛滥且无法控制的事实,让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已经成了“互害型社会”,也有人叫“同归于尽社会”,孙立平教授则用“社会溃败”来形容社会机体的全面衰退,他同时认为,遏制权力和节制资本才能防止社会溃败。社会溃败为何要权力负责?权力如何才能被遏制?这是个太大的问题,我们可能无力回答,但问责官员和政府应该是重要途径。
  

  文 西坡

  如果你还不了解中国食品安全问题的严重性,试将你能想到的日常食品随便在搜索引擎搜一下,如馒头、米线、肉、白菜、黄瓜、土豆、豆角、豆芽、生姜、韭菜……几乎全部能找到负面新闻。不禁让人怀疑,是否有人照着国人的食谱查缺补漏地投过一遍毒。

  面对食品安全问题,官方的态度乍一看不可谓不坚决:“哪怕只有0.001%的不合格,落到消费者头上就是百分之百。我们须臾不敢掉以轻心”,“就是要坚持对食品安全问题‘零容忍’,给老百姓以信心。”在2012年5月14日召开的道德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教育和治理会议上,质检部门的同志这样讲。但是问题的关键就在会议的标题上,食品安全果真是“道德领域”的问题吗?

  倒不下的蒙牛

 
  官方一直宣称的“零容忍”都是针对“不法商贩”的。他们希望通过加大打击力度,消除违法者逃脱监管和惩罚的侥幸心理,最大程度地震慑作奸犯科者,最终让所有商贩和企业身上都流淌起“道德的血液”。

  问题食品的屡禁屡现已经宣告了“乱世用重典”治理思路的失灵,蒙牛的“基业长青”更是对官方“零容忍”的毒辣讽刺。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蒙牛列名毒榜;2010年4月,陕西周至县马召镇18名学生在饮用蒙牛牌核桃奶后发生食物中毒;2011年4月,陕西榆林277名学生喝蒙牛学生奶中毒;2011年8月28日,长沙消费者购买的蒙牛高钙低脂牛奶未开封却发酸发绿;2011年9月12日,马鞍山消费者发现仍在保质期的蒙牛牛奶已经变质;2011年11月7日,蒙牛“随变榛子巧克力雪糕”在菌落总数、大肠菌群两个指标中被检出超标,成为唯一出问题的知名品牌;2011年12月,蒙牛产品检出致癌物……

  带着这些“荣耀”,2012年4月蒙牛迎来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的视察。回良玉强调“要把质量安全放在首位,加快发展现代畜牧业,切实增强消费者信心”。与此同此,蒙牛“放心好品质”的广告仍旧占领着大街小巷。

  早就有专家指明:蒙牛规模是拼凑起来的,并不是真正的现代食品行业意义上的大型,所以它难以保证奶源和质控。虽然网络上抵制蒙牛的呼声很高,但蒙牛的产品依旧卖得火热,这得力于蒙牛高超的公关技艺。

  不是所有企业都是蒙牛,但无数企业以蒙牛的火箭速度和公关战术为榜样。中国的食品安全监管体制对问题频出的知名企业都这么容忍,人们又怎么指望它对飘忽不定的小商小贩“零容忍”?即使它真的对小商小贩零容忍了,这种顾小失大的监管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如对监管者“零容忍”

  既然监管部门对生产者的“零容忍”形同虚设,何不换换民间的“零容忍”方案——民众对失职的监管者零容忍。

  2012年上半年“毒胶囊”事件爆发后,大量网友在网上发起“敦促卫生部部长陈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局长尹力辞职”的倡议和投票,有的投票甚至达到几十万人的参与规模。而陈竺部长对“毒胶囊”事件的回应却是:“对我们的药品,对企业家的诚信,对医药卫生事业还是要有信心,有责任的企业家科学家一定是我们国家医药行业的主流。”陈竺和尹力都没有回应自己及其所在部门在事件中该负什么责任。

  缺信心,补信心。这药方开得直截了当,却毫无意义。就好像告诉一个断臂的病人,你需要一条健康的胳膊,他的胳膊就能长上了吗?

  医药行业对公众来讲是一个生死攸关,同时专业门槛较高、依赖性很强的行业。虽然大家都在骂天价的药、黑心的专家,但生病了谁都得去医院,出事了又不得不听专家的。就好像毒胶囊事件发生后,患者对专家的信任感破灭,不得不发明出“打开吞服”“馒头包药”这样的土办法,最后却伤到了自己,被迫重新选择听专家的话。在信息如此不对称的情况下,就需要食品药品监管局这样的中间人帮助建立厂家和消费者之间的信任桥梁。

  公众没有条件直接监督每一家食药品企业的生产和销售,于是雇用了卫生部和食品药品监管局来规范企业的行为,保障公众的健康。它们是公众健康的看门狗,不法之徒屡屡破门而入只能说明看门狗未尽职责。看门狗是被纳税人供养的,那么在它们失职的时候,主人自然有权利撤换之。

  现在的问题是,看门狗不觉得自己是被纳税人养来看家护院的,而觉得自己是被上面的大人物指派来发号施令的。所以才会在重大安全事故频繁出现的情况下,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高姿态,超然地表演起“痛心疾首”“一定……一定……”“切实保障”等把戏来。

  药监局局长应该引咎辞职。但辞职的作用并不像某些评论说的“一是平民愤,二是解民气,三是泄民恨”。现代社会的治理早就应该脱离“平民愤”之类的原始手段了。杀贪官以平民愤,那是专制帝王丢卒保帅的惯用招数,现在不应再得到鼓吹。

  让失职的监管者辞职是重建社会信任的第一步。只有实现了民众对监管者、主人对看门狗的“零容忍”,消费者才能对市面上的企业、吃到嘴里的东西重拾信任。不过由于这些人总是听不到要求自己辞职的声音,民众又没有直接解除他们职务的权力,所以敬告他们上面的大人物:不信任感会沿着权力的链条向上传递,今天大家骂的是卫生部部长、药监局局长,明天、后天却一直没看到动静,那么大后天大家会骂谁呢?

 


责任编辑:王贺